兑付压力倒逼协信远创“卖子求生” 大股东CDL称将“限制额外财务风险”

  

本报记者 郭阳琛 童海华 上海报道

较大的兑付压力让重庆协信远创实业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协信远创”)不得不重新走上“卖子求生”的老路。

2月23日,协信远创在上交所公告称,未来一年内,公司有数笔债券陆续到期,集中兑付压力大。公司将通过积极推动项目销售回款,转让非战略性的地产项目,处置持有的金融资产,申请股东方支持等多方式、多渠道努力筹措资金,尽力保证公司债券到期足额兑付兑息。

与此同时,协信远创一笔将于3月9日到期的7.1亿元私募债,也在当日暴跌65%,仅报32.8元。

也就在这一天,协信远创将手中深圳启迪协信科技园发展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深圳启迪协信”)的大部分股权,抛售给其间接第一大股东新加坡城市发展集团(City Developments Ltd,以下简称“CDL”)。

2月26日,协信远创相关负责人在接受《中国经营报》记者采访时表示:“CDL是协信远创51%的控股股东,我司高度重视公司债券的到期兑付问题,正在筹措兑付资金,全力解决公司债券的兑付问题。”

据新加坡《联合早报》报道,2月23日,CDL以1.74亿新元从协信远创和中国平安两家公司手中,收购它们持有的深圳启迪协信共84.6%股权。

天眼查信息也显示,目前,深圳启迪协信由CDL全资子公司城灏(上海)投资有限公司持股84.62%,剩余15.38%的股份则仍由协信远创持有。

据悉,上述公司拥有启迪协信科技园的65%股权,剩余35%股权是由深圳龙岗区商业服务集团有限公司所持有。该笔交易完成后,CDL将持有该项目55%股权。

启迪协信科技园位于中国深圳龙岗区,是如美国“硅谷”般的中国高增长科技区。目前,该项目七成空间为办公楼、两成为SOHO公寓,还有一成为停车场和零售空间等。共分四期开发,第一期开发已完成,第二期和第三期开发正进行中,预计2021年4月完工。截至2020年年底,这三期销售所得总共14.8亿新元。房地产咨询公司高纬环球(Cushman & Wakefield)对该项目的估值为18.05亿新元。

对此,CDL发布公告表示,这是上月成立特别工作小组以来的首个重大企业举动,而这次收购将减少协信远创的负债。

CDL执行主席郭令明说:“在执行这次资产收购时,城市发展特别工作小组正努力实行协信远创的重组。我们的重点是在提高流动性的同时,限制公司在协信远创投资的任何额外财务风险。”

此前,国内评级机构联合资信发布公告称,决定将公司主体和“18协信01”“16协信03”“16协信05”“16协信06”“16协信08”信用等级下调至AA-,并将其列入可能下调信用等级的评级观察名单。

联合资信方面分析称,协信远创项目储备构成中办公、商业等占比高,住宅类产品占比较低,去化周期偏长。

经协信远创方面初步统计,2020年,公司实现全口径签约销售金额约180亿元,同比下降约15%。截至2020年6月末,公司债务规模达373.63亿元,其中短期债务达166.05亿元,而公司货币资金为26.21亿元,流动性紧张。

同时,未来一年内,协信远创有数笔债券陆续到期,集中兑付压力大。根据公司提供的偿还债务资金筹措计划,拟通过项目转让、推动销售回款等方式筹措资金,但相关项目转让计划尚无明确方案,项目转让进度存在不确定性,公司债务偿还对股东支持依赖度高。

值得一提的是,据本报此前报道,CDL正是因投资协信远创引发董事会内部郭益智和郭令柏的叔侄相争。与此同时,入股协信远创已有4年的绿地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(600606.SH)也萌生去意,与协信远创就股权转让纠纷展开民事诉讼。

对此,联合资信方面也认为,考虑到CDL三名董事近期相继辞职,此前公司股东已对公司进行了管理与战略调整,若股东内部对公司投资意见的分歧持续存在,可能影响公司未来发展及股东对公司的支持力度。

财报数据显示,截至2020年二季度末,协信远创总资产为897.86亿元,总负债722.32亿元,净资产175.54亿元,资产负债率80.45%。从房企融资新规“三道红线”来看,协信远创剔除预收款项的资产负债率为66%,净负债率191%,现金短债比为0.17,可以看出其已踩中两道红线。

值得一提的是,2020年3月,协信远创就曾因兑付资金未及时到账,旗下4只公司债被停牌1天。被停牌的分别是“16协信03”“16协信05”“16协信06”和“16协信08”,债券余额共计26亿元。

编辑:石英婧 校对:燕郁霞

posted on posted @ 21-03-08 09:49  :admin  阅读量:

Powered by 澳门正规最大游戏平台 @2018 html地图

Copyright 365站群 © 2013-2021 版权所有